服務熱線:
18103769671

光山保姆

我的位置:主頁> 光山保姆> 光山保姆

    大爺準備請個光山保姆讓子女放心在外面忙自己的事

    發布時間 2020-07-13

    有一位爺因為身體原因此前辦理了早退,退休金還不少,只是一個人閑在家也確實很無聊,兒子整天在外地忙生意,女兒又嫁到鄰省,平時就大爺一個人燒火做飯,家里沒有一點煙火氣,加上自己有三高,總感覺自己下蹲再起來的時候會暈暈的。
     
    考慮到自己身體原因,經濟上寬裕,他怕自己萬一哪天在家有個什么意外都沒人在身邊照看,自己才六十出頭,還有二三十年的大好時光沒享受呢,所以大爺準備請個光山保姆,讓子女放心在外面忙自己的事。
     
    大爺以為打個電話通知下兒女就行了,沒想到兒女紛紛表示反對,兒子和女兒都相約回來了,進門就表示不同意父親找保姆,三高還有自己身體只要平時注意完全不會存在問題,兒女表示以后會每天一個電話問候父親,一旦有什么事了自己也會第一時間知曉,并且將外面保姆卷走老人財產的新聞說了不少給父親聽,希望父親能打消這個想法。
     
    但是父親執意要找保姆,并且堅稱:“你們一個在外忙生意,一個嫁到外省,平時都不在我身邊,各自也都有自己的小家庭,能過節回來看看我就不錯了,你們有自己的事,我理解,小時候我怕你們受委屈,這些年都是自己一個人把你們帶大的,我連后媽都沒給你們找,我還會打保姆的主意?我身體不好,腦子又不糊涂,說白了我就想找個人嘮嘮嗑,照看照看我。”
     
    大爺說到動情處還深有感嘆:“你看看家里平時就我一個人,你們都在外面,實在太冷清了,我養老金夠用,不會給你們增加負擔,再說我也知道你們都不缺錢,你們回家了都有歡聲笑語,我一個老頭子天天在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要不是你們今天回來,我都幾天沒碰見人影說過話了,人老了,就圖有個說話的人,你們的擔憂我理解,不過這點你們放心,我腦子清楚得很,你們真的多慮了。”
     
     
    看到兒女默不作聲,似乎心里還有所顧慮,大爺直接又補了最后一句:“你們說天天給我打電話管用嗎?隔壁小區的老金不就去年突發腦出血嘛,當時家里沒人,幸虧鄰居過來竄門才發現的,不然后果不堪設想,我要真有啥事,你們電話是管到我還是怎么?哪有身邊有個實在人看著好。”
     
    聽到老父親這么說,兒女似乎想不出什么駁斥的理由,只能同意,不過子女也提了自己的要求:第一、保姆他們來找,找個正規點的家政保姆才可靠;第二、房子產證和銀行卡先暫時保管在子女這邊,子女每個月親自負責經濟花銷;第三、要是發現苗頭不對,子女有權立即換人或者直接辭退。
     
    雙方在互相要求之下達成了妥協,畢竟全部按照某一方的要求來做也確實很難達成共識,大家只能各退一步妥協了。
     
     
    其實從這件生活中的事例來看,里面主要涉及到三方面的問題:第一、孤寡老人現在吃穿不愁,但是心理上的孤寂需要予以重視;第二、子女如何看待父母黃昏戀的問題,第三、面對父母的需求,子女總是過于考慮經濟問題,而忽視了自己父母的實際需求。
     
    隨著現在生活水平的改善,很多老人物質方面并無任何短缺,心理方面的需求卻日顯突出,據有關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空巢老人超過1億人,獨居老人超過2000萬人,這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這背后是很多空巢老人對精神慰藉方面的需求,很多人老人的子女都在外地為生計奔波,難得逢年過節回來探望父母,平時的時候,老人在家只能對著冷灶,家里沒有煙火氣,也遇不上說話的人,有的老人一個月說不上兩句話都很常見,長此以往,老人將逐漸喪失交流能力,人也會顯得非常木訥。
     
    而子女有自己的小家庭,每天都有歡聲笑語,而自己獨居的父母卻只能每天形單影只,父母就像是一根蠟燭,為了我們奉獻了一生,到頭來,兒女是幸福了,也成家立業了,父母卻無人問津,我們真的不能太過自私,自己在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時候,也要想想家中的老父老母。
     
     
    《婚姻法》中早有規定,人都有結婚和離婚的權利與自由,任何人不得干涉,老人對待婚戀的態度并不像我們年輕那樣,他們更多的是抱團取暖,有個知心說話的人而已,空巢老人在家獨居,兒女又無法時刻陪伴在身邊,如果能有一個志同道合的人與之相伴,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既排遣了老人心理上的孤寂,又能讓子女免去一定的后顧之憂,這本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作為兒女,我們也要充分尊重老人的婚戀權利,不能以自己私念來對父母橫加干涉,這樣只會顯得自己比較自私。
     
    有句話說愛情是一個人的滋潤劑,有愛情浸潤的老人往往精神狀態都不錯,同時言語上的交流還能使老人的思維保持活躍,作為兒女,父母的幸福安康同樣也是我們的幸福安康,我們可以替老人把把關,提供參考建議,但是不能以己度人,盲目反對父母的婚姻自由權,這并不是明智之舉。
     
     
    關于最后一個問題,似乎作為子女越來越惦記父母的財產,父母但凡有點吹風草動,子女擔心的不是父母的需求,而是財產有沒有受損,我們總是打著為父母考慮的幌子對父母的需求橫加干涉,其實這里我們陷入了一個誤區,很多子女認為父母的財產就一定是自己的,自己對父母的財產有知情權和支配權。
     
    至少個人以為子女有知情權,但并不一定有支配權,父母也有自己的生活,也有滿足自己需求的權力,他們可以利用自身結余的財產進行充分合理地規劃,這是他們的自由,財產的歸屬只有在父母百年之后才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正式的話題,父母仍然健在的時候,所謂的財產就是偽命題,如果真正為父母考慮,那我們就應該多關心父母的實際需求,對其資金使用存在的潛在風險進行評估和建議,而不是過分關注他們的財產支出和走向。爺因為身體原因此前辦理了早退,退休金還不少,只是一個人閑在家也確實很無聊,兒子整天在外地忙生意,女兒又嫁到鄰省,平時就大爺一個人燒火做飯,家里沒有一點煙火氣,加上自己有三高,總感覺自己下蹲再起來的時候會暈暈的。
     
     
    考慮到自己身體原因,經濟上寬裕,他怕自己萬一哪天在家有個什么意外都沒人在身邊照看,自己才六十出頭,還有二三十年的大好時光沒享受呢,所以大爺打電話告知兒女自己想找個保姆照顧自己,錢從自己養老金里面出,不用兒女擔憂,讓他們放心在外面忙自己的事。
     
    大爺以為打個電話通知下兒女就行了,沒想到兒女紛紛表示反對,兒子和女兒都相約回來了,進門就表示不同意父親找保姆,三高還有自己身體只要平時注意完全不會存在問題,兒女表示以后會每天一個電話問候父親,一旦有什么事了自己也會第一時間知曉,并且將外面保姆卷走老人財產的新聞說了不少給父親聽,希望父親能打消這個想法。
     
     
    但是父親執意要找保姆,并且堅稱:“你們一個在外忙生意,一個嫁到外省,平時都不在我身邊,各自也都有自己的小家庭,能過節回來看看我就不錯了,你們有自己的事,我理解,小時候我怕你們受委屈,這些年都是自己一個人把你們帶大的,我連后媽都沒給你們找,我還會打保姆的主意?我身體不好,腦子又不糊涂,說白了我就想找個人嘮嘮嗑,照看照看我。”
     
    大爺說到動情處還深有感嘆:“你看看家里平時就我一個人,你們都在外面,實在太冷清了,我養老金夠用,不會給你們增加負擔,再說我也知道你們都不缺錢,你們回家了都有歡聲笑語,我一個老頭子天天在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要不是你們今天回來,我都幾天沒碰見人影說過話了,人老了,就圖有個說話的人,你們的擔憂我理解,不過這點你們放心,我腦子清楚得很,你們真的多慮了。”
     
     
    看到兒女默不作聲,似乎心里還有所顧慮,大爺直接又補了最后一句:“你們說天天給我打電話管用嗎?隔壁小區的老金不就去年突發腦出血嘛,當時家里沒人,幸虧鄰居過來竄門才發現的,不然后果不堪設想,我要真有啥事,你們電話是管到我還是怎么?哪有身邊有個實在人看著好。”
     
    聽到老父親這么說,兒女似乎想不出什么駁斥的理由,只能同意,不過子女也提了自己的要求:第一、保姆他們來找,找個正規點的家政保姆才可靠;第二、房子產證和銀行卡先暫時保管在子女這邊,子女每個月親自負責經濟花銷;第三、要是發現苗頭不對,子女有權立即換人或者直接辭退。
     
    雙方在互相要求之下達成了妥協,畢竟全部按照某一方的要求來做也確實很難達成共識,大家只能各退一步妥協了。
     
     
    其實從這件生活中的事例來看,里面主要涉及到三方面的問題:第一、孤寡老人現在吃穿不愁,但是心理上的孤寂需要予以重視;第二、子女如何看待父母黃昏戀的問題,第三、面對父母的需求,子女總是過于考慮經濟問題,而忽視了自己父母的實際需求。
     
    隨著現在生活水平的改善,很多老人物質方面并無任何短缺,心理方面的需求卻日顯突出,據有關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空巢老人超過1億人,獨居老人超過2000萬人,這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這背后是很多空巢老人對精神慰藉方面的需求,很多人老人的子女都在外地為生計奔波,難得逢年過節回來探望父母,平時的時候,老人在家只能對著冷灶,家里沒有煙火氣,也遇不上說話的人,有的老人一個月說不上兩句話都很常見,長此以往,老人將逐漸喪失交流能力,人也會顯得非常木訥。
     
    而子女有自己的小家庭,每天都有歡聲笑語,而自己獨居的父母卻只能每天形單影只,父母就像是一根蠟燭,為了我們奉獻了一生,到頭來,兒女是幸福了,也成家立業了,父母卻無人問津,我們真的不能太過自私,自己在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時候,也要想想家中的老父老母。
     
     
    《婚姻法》中早有規定,人都有結婚和離婚的權利與自由,任何人不得干涉,老人對待婚戀的態度并不像我們年輕那樣,他們更多的是抱團取暖,有個知心說話的人而已,空巢老人在家獨居,兒女又無法時刻陪伴在身邊,如果能有一個志同道合的人與之相伴,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既排遣了老人心理上的孤寂,又能讓子女免去一定的后顧之憂,這本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作為兒女,我們也要充分尊重老人的婚戀權利,不能以自己私念來對父母橫加干涉,這樣只會顯得自己比較自私。
     
    有句話說愛情是一個人的滋潤劑,有愛情浸潤的老人往往精神狀態都不錯,同時言語上的交流還能使老人的思維保持活躍,作為兒女,父母的幸福安康同樣也是我們的幸福安康,我們可以替老人把把關,提供參考建議,但是不能以己度人,盲目反對父母的婚姻自由權,這并不是明智之舉。
     
     
    關于最后一個問題,似乎作為子女越來越惦記父母的財產,父母但凡有點吹風草動,子女擔心的不是父母的需求,而是財產有沒有受損,我們總是打著為父母考慮的幌子對父母的需求橫加干涉,其實這里我們陷入了一個誤區,很多子女認為父母的財產就一定是自己的,自己對父母的財產有知情權和支配權。
     
    至少個人以為子女有知情權,但并不一定有支配權,父母也有自己的生活,也有滿足自己需求的權力,他們可以利用自身結余的財產進行充分合理地規劃,這是他們的自由,光山保姆建議財產的歸屬只有在父母百年之后才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正式的話題。
伊人久久综在合线亚洲2019